<cite id="j15rf"></cite>
<var id="j15rf"><strike id="j15rf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j15rf"><span id="j15rf"></span></cite><var id="j15rf"><video id="j15rf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15rf"><span id="j15rf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j15rf"><video id="j15rf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j15rf"><video id="j15rf"><thead id="j15rf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j15rf"></menuitem>
<cite id="j15rf"></cite>
<cite id="j15rf"><video id="j15rf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j15rf"><video id="j15rf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j15rf"></var>
<var id="j15rf"></var>
<cite id="j15rf"></cite>
<var id="j15rf"></var>

孔子:等你长大,辨明好坏,就会自愿守护规则

抖音刷赞 http://www.jinrongds.com/

文|苏书默(读史专栏作者)

孔丘本是一个人,却因为各个时代的过度解读,变成了孔子。

他的身上有很多的标签,政治家,哲学家,教育家,思想家,圣人。

但恐怕,教育家才是那个真实的孔丘毕生所践行的事情。

然而,他是一个教育家,却并不是好的教育家。

因为好的教育家,能够教出比自己更好的人。

也许是老师太过伟岸,终儒学至今,不说超过孔子,连接近孔子的都寥寥无几。

有人给出了答案,说这是西方的教育传统与中国的教育传统的差别。

在柏拉图与苏格拉底的《对话录》与《论语》中早就奠定了基调。

苏格拉底很少说名言警句,但学生一沾上他,就会在他无穷无尽的追问下开始自己思考,不得不开动脑筋,共同追索问题的根源。

而孔子总是过早地给出了答案,在《论语》里总是以布道的形式宣告某种规则,以终审法官的口吻来公布某个结论,而没有呈现思辨的过程,也没有给学生留下思考的空间。

这就是中国教育的弊病,求答案,而不求思索的过程,所以我们这个时代太过焦急,出不了大师。

是这样么?

公元前551年9月28日,孔子生于曲阜,头顶凹陷,形状古怪。母亲又曾经在尼丘山为他祈祷,所以命名为孔丘。

孔子出生时他妈妈颜征不满二十岁,他爸爸叔梁纥却已经六十六岁了,是典型的老夫少妻。

孔子三岁的时候,父亲就去世了,失去了父亲的庇护,母子两人就被父亲的正室驱逐,到了曲阜阙里,过着清贫的生活。

可以说很小的时候,孔子就感受到了世态炎凉,冷暖自知。

十五岁的时候,孔子立下了做学问的志向。二十岁的时候进入仕途,被任命为委吏,管理仓库。

从鲁昭公十年到鲁昭公二十五年,这十五年里,孔子认真冶学,关心国家大事,思考各种社会问题。问礼于老聃,问乐于苌弘。

在孔子看来,这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,一切都糟糕透了。

每个人都在肆无忌惮地发出自己的声音,法家、墨家、阴阳家,每个人都端出了自己治理乱世的药方,号称药到病除。

可是每个人都有声音,那也就等于没有声音。

那些所谓大师的除了收了不少忠实信徒外,对于普通民众来说,就像嗡嗡的蚊子,不知道说了些什么。

也是在这段时间,孔子过于深刻地理解到了人性的弱点。

鲁国曾有一道法律,如果鲁国人在外国见到同胞沦落为奴隶,只要能够把这些人赎回来,就可以从国家获得金钱补偿和奖励??鬃拥难庸?,把鲁国人从外国赎了回来,却不领金钱。

孔子说:“子贡,你错了。圣人的言行会改变风俗。你领取补偿金对你没有影响,但是你不领取,别人也会不好意思领取,这样鲁国就再也没有人去赎回自己的同胞了?!?/p>

孔子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只自私的野兽,怎样控制住它,一直是他努力求学想知道的答案。

鲁昭公二十五年,孔子三十五岁。鲁国发生内乱,鲁昭公被迫逃亡齐国,孔子也离开了鲁国。

在这战乱的春秋里,孔子越发看得清私欲的滋长。嫉妒,迫害,相残,贪婪,战祸,掌权者横征暴敛,底层人民逆来顺受。

孔子终于在自己四十岁的时候再也不疑惑了,他开始明白问题的核心,不在于国家,不在于制度,不在于战术,不在于策略,而在于每一个人。

鲁定公六年(公元前504年),季氏家臣阳虎擅权日重??鬃映浦页颊普?。于是孔子退隐而修著《诗》、《书》、《礼》、《乐》。

鲁定公十四年,孔子离开了鲁国,众多弟子随着孔子开始了周游列国的旅程。

在周游列国的旅途上,孔子认识到了,国家有不同,制度有区别,而人性的弱点没有什么不同。

他开始构思一种让每个人都成为君子的方案,他称之为仁政。

后来,孔子虽然有短暂的几个月是在治理鲁国,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杰出的政治家。但他所主张的仁政伤害了旧贵族的利益,在春秋的乱世里没有施展空间。

所谓仁政,圣人其实都是一样的,就是树立一个巨大优秀的表率,让普通人也向着这样的仁义礼智信去学习去靠近,直到成为君子,成为一种优良的社会风气。

政府和人民始终是一个鸡生蛋,蛋生鸡的问题。

什么样的人民产生什么样的政府,什么样的政府孕育怎样的人民。

宋朝的懦弱不堪,就跟全国人民陷入了纸醉金迷的温柔乡不无关系。

从来没有无辜的人民,从来都是人民的无意识导致了巨大的悲剧。

人民爱钱,国家贪婪。人民好战,国家喋血。一体两面,如影随形。

治国先治人,所以孔子才真真正正地想成为一个教育家。

鲁哀公十二年,六十九岁的孔子回到鲁国,继续从事教育和整理文献的工作。

第二年,孔子最喜欢的弟子颜回死了。

鲁哀公十五年,孔子另一个得意门生子路死在了卫国内乱中,还被人剁成了肉酱。

鲁哀公十六年,二月初四,子贡来见孔子。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一生的努力都徒劳无功,孔子很哀伤。自己学统的传承也在这乱世里,夭折了大半。

他厌恶这个无道的社会。

他说,泰山要崩塌了,哲人如同草木一样枯萎腐烂,社会的梁柱要腐朽折断,一切太糟糕了。

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流淌下来,他终究是个名叫孔丘的普通人。

他也没法预测将来,他只是个创业失败的教育家,留下了一沓子思想,无人问津。

七天后,孔子因病去世。

孔子去世了,但却给世间留下了最有价值的礼物——儒。

我曾经很困惑,儒是什么。其实不该困惑的,儒这个字就很好地解释了。

儒,就是成为人所需要的东西。

成为人最需要的是什么东西呢?是一把枷锁。

子曰:“给自己戴上枷锁才是真正的自由?!?/strong>

曾经周礼是一把枷锁,让人优雅有度。到了春秋战国,礼崩乐坏,所有的人都失去了枷锁,获得绝对的自由。结果却是臣弑君,子弑父,无拘无束。

没有思想的管束,人自由了,社会却乱了套。

孔子成为了一个铸造枷锁的人,他要关住每个人心里的野兽。

没有人喜欢枷锁,所以孔子自己没有给鲁国安利成功。

汉代灭亡后,儒道又一蹶不振。唐朝灭亡后,儒道消声匿迹。

儒虽然还有,但比起大国盛世却弱了很多。

于是三国两晋很乱,五代十国很糟。

但凡稳定的朝代都将儒作为维持社会纲常的手段,因为它真的好用,它是快速维稳的妙招,所以即使蒙古,女真入侵,也从未改掉儒道的学统。

好了,现在我们可以回过头来,回答最初的问题,为什么孔子没有教出像柏拉图一样优秀的弟子,他最出名的三个学生,颜回、子贡、子路除了在孔子的著作中有提及外,全都籍籍无名。

这归根到底,是因为孔子关注的不是每一个个人,而是每一个人。

他关心的不是每一个人具体而微的处境,而是“每一个人”这个整体宏观的境遇。

这个理念,奠定了我国一直以来的教育内核。

从科举到高考,我们所选拔的从来不是像柏拉图那样的天才,我们选拔的从来是人才。

它有问题,但也有价值。

它的问题在于,很容易埋没那些旷古烁今的天才。

但它的价值在于,从容有序地推动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。

一个柏拉图是很了不起呀,但他也没办法涵盖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。

在孔子看来,成为一个优秀的普通人或许更有价值一点。所以他更期待每个人都成为君子。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。

虽然,我们很讨厌腐儒,讨厌三纲五常的教训,讨厌人伦的约束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数千年来,是它维系了社会的正常运转。在没有找到一种更好的方案前,将儒的学统一个劲地毁掉,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。

孔子从来没有说,要给世界提供一个完美的社会。

他只是想提供一个不那么差的社会。

从结果来看,他做到了,这几千年来,随着儒道一同生长的中华民族,过得没有那么差。至于后人借用儒学的枷锁,给民众加砝码加负载,让一切变得很僵化,这也是他没有想到的。

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教育家,叫做孔丘,他只想让社会变得不那么糟糕。

有人骂他,说是儒学的枷锁,才让中国在近代落入了被动挨打。

真的挺冤枉的,几千年了,你让孔子去背锅,有道理么?

其实孔子做的没有错,有了约束,人才自由。

人性的弱点是无法根除的,绝大部分人都很难管住自己,儒是道德的枷锁,跟法律的枷锁一样,是让人在善的秩序和规范下行走的事物。

虽然这枷锁有些老了,还有些生锈,但是能克制内心的野兽。

如果说,孔子有哪点做得不好的话,我觉得,就跟《论语》一样,他只给出了解决的方法,给出救世的答案,却不跟你说,他怎么得出来的。

所以,后世不断地解释,不断地误读,形成了莫衷一是的说法,而我这文也不过是误读的一种。毕竟历史只让你思考,而从不给你答案。

孔子有些话没说完。

戴上枷锁只是成为人,而自愿戴上枷锁,才能成为君子。

就像小时候看《大话西游》,一直不明白桀骜如悟空,怎么会自愿戴上金箍。因为枷锁呀,规矩什么的,都是给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用的。

等你长大,辨明好坏,你会自愿地守护规则。

这是孔子的一个坏习惯,他总觉得小孩子长大了就什么都懂了,会用自己的亲生经历去理解他所说的东西。这是一份过度的骄傲,就像我们最讨厌听父亲说:等你长大就懂了。

现在的时代很快了,我们很小就已经长大。我们希望得到一份孔子式的答案,但更希望得到一份苏格拉底式的思考。不给思考,那就只是说教,不给答案,那就只是混乱。

刨除这些不好的来看,孔子还是一个不错的教育家。

他给出了一个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规则,给出了一个克己复礼的枷锁。

那规则,是人世的秩序和安定。

是让每个人都悠游于天地的自由。

因为只有每个人都遵守了规矩,我们才能说获得了真正的自我。

好书推荐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足彩微信群二维码